阴蛊之事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11-25 16:49:04
收藏

在巴利和郝应的手段之下,安碧如终于把阴蛊之事全盘托出,只是结果却不令他们满意。

  照安碧如所说,阴蛊一旦植入,非经数月不能取出,只能待吸足阳精进行蜕变之时,才可用特殊手法将之取出,此时蛊的作用便有了180度的转变,从避孕的功效转化为受孕,再植入女子体内后(也可以不必取出)继续以阳精浇灌,蛊虫先前所吸收之阳气将会反哺,女子便因之受孕。

  唯可虑者,则是不知播种者属最后催发之人,抑或是先前所吸收阳精其中之一,毕竟此蛊一般皆用于夫妻之间,故无从比较,就连用蛊大家的安碧如,对此也不甚明了。

  包括宁雨昔在内,诸女体内都有阴蛊做为避孕之用,单凭他们三人确实力有未逮,巴利思索一番后,暂时不再纠结,毕竟不知林三何时归来,想要摘采果实并不那样确定,还是决定顺其自然。

  为了方便,巴利决定不再瞒着宁雨昔,将安碧如和秦仙儿也带往宅院里,却听见有趣的对话。

  “嗯...师傅,你看我这剑...练得如何?剑法...呼...好不?”“好...好徒儿,重剑...便是要...喔...又重...又直接...你...呜...练的不错啊...”

  “师傅的剑鞘也不错啊...呼呼...能接徒儿这么多剑...真厉害...”

  “当然...哎...不然怎么我会是师傅呢?嗯...让我再看看...喔...你舌剑练得如何...”强烈的吸吮之声传来,让偷听的诸人都心痒痒的,可为了仔细听床,彼此间有默契的不做动作,怕错过了精彩片段。

  “嗯...你的舌剑...也练得好...勾的为师也...嗯...心动了...哎...你怎么把为师摆成这个姿势...羞死人了...”“徒儿可要拿出真本事了,师傅接招吧!”

  门外诸人只听见啪搭啪搭的肉体结合声响连绵不绝,宁雨昔被一次次强悍的撞击冲的目眩神迷,原先的矜持呻吟,随着体内快感的持续升温,也渐渐的加大。

  “喔...嗯...呜...对...就是要大力些...重些...喔...天啊...你出剑怎么也那么快...啊...”

  “师傅...喜欢吗?”

  “呜...喜欢...喜欢啊...不要叫我师傅...叫我...叫我的名字...喔...雨昔要飞了...飞了...啊...”“好雨昔,你也叫我的名字吧。”

  “郝大...郝大...雨昔喜欢你的剑...也喜欢你的剑法...呜...人家舒服死了...”

  “我要在你体内留下剑种,让你...嗯...让你记得此时的欢愉...如何?”

  “我...我愿意...给我...给我...呜呜...”“雨昔!”

  “郝大!”

  随着彼此间越来越高亢的叫声,终于在达到顶点的那一霎那轧然而止,门外的众人可想而知,宁雨昔的子宫一定被郝大的精液灌的满满的。

  安碧如有些惊讶师姐竟会让男人射进她的身体里,毕竟她尚未将阴蛊的事告知,可是想想这些年自己和林三明里暗里对她的调教,好像也不那么意外,平日林宅并无外人,有需求时便虚龙假凤一番,仆从也不敢对这群身怀武功的夫人心怀不轨,倒也没出什么意外。

  只是遇到这群胆大心黑的异邦客,先是让安碧如承欢胯下、甘做帮凶;后又让李香君献上勾人情欲的迷香和加料的茶叶,再制造出种种意外,让宁雨昔不得不对身体的欲望妥协,在妥协的那一瞬间,早已不再坚定的心思,便已经开出了缺口,随着性交次数越多,缺口也随之扩大,残存的理智化作淡淡的矜持,却是更添韵味。

  当众人不再避讳的进入房间,还能看见宁雨昔正帮郝大清理重剑的精华,更可听见明显的吞咽之声,宁雨昔听闻众人脚步声倒也不以为意,在她想来该是外出的巴利及郝应回来了,转过身来才发现安碧如及秦仙儿竟然也在。

  安碧如心中一笑,又是起了作弄的心思,脸现悲切道:“师姐!巴利跟我说你和她的仆人通奸时,我犹不信。可是你竟然真的...你叫我怎么对相公交代?”

  秦仙儿也面带惊愕:“师叔,你怎么...”嘴角犹挂白丝,因为高潮的余韵而仍显艳红的脸蛋,在被师妹与师侄撞见与人欢好后,多了几分羞惭之色,眼角却是在有意无意间看向他们身后的巴利和郝应。

  二人心领神会的从后边挟持住了秦仙儿及安碧如,旋即宁雨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住她俩的穴道,随后则是抚着安碧如的脸庞说道:“竟然被你发现了,你说我是该灭口、灭口”微顿后又看向秦仙儿继续道:“还是灭口呢?”

  看着变得比往常强势的宁雨昔,安碧如心中微惊之余又有些可惜,还以为可以见到宁雨昔如惊弓之鸟的神情呢!现在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巴利在一旁打圆场道:“灭口太可惜了,不如...”宁雨昔俏眼一瞪,开始兴师问罪:“你是故意的吧!把我师妹和师侄都引来这,逼我不得不出手,现在怎么办?”

  巴利现下可无辜了,他的本意是让大家坦承,可没想过安碧如会来这招,不过这突如其来的意外颇为有趣,顺着说道:“躲得过今日,难道躲得过明天吗?宁姐姐必然知道安师叔素来多疑,多日不见你,她必然已起疑心,与其战战兢兢的等待秘密被揭开,不如将主控权掌握在手里。”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不过仍是被宁雨昔白了一眼,她怎不明白男人真正的想法?莫说娇艳的碧如师妹,便是仙儿师侄也是我见犹怜,落到这群饿中色鬼的结果是可想而知,自己却不得不做这帮凶。

  “唉!师妹、仙儿,今日莫要怪我,谁叫你们见着不该看见的东西。”

  眼见男人都蠢蠢欲动,也不禁着他们,只盼这些人能够’’说服’’安碧如和秦仙儿,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心情看男人摧残她的姐妹,宁雨昔便出房门洗浴去了,浑然不顾身后安碧如及秦仙儿的求救。

  然而待她回来,看到的却是想像不到的景象。

  “喔...好讨厌...明知道人家和仙儿都不方便...嗯...还要玩人家...的后边...”“呜...好久没有....大肉棒好舒服...插的仙儿好快活...”郝大郝应二人仅是对着菊穴进攻,却仍是干的秦仙儿及安碧如快感迭起,还不忘拍打二女的俏臀,不但没招来怒骂,反而是“用力点、大力些”之类的回应,让宁雨昔完全不敢置信。

  巴利看见宁雨昔回来,笑着将她搂入怀中,双手伸入薄纱之中上下其手,一边欣赏活春宫,一边解答着宁雨昔的疑惑。

  宁雨昔在男人的抚摸之下,重新燃起对欲望的渴望,然而巴利嘴里道出的事实,却让她的心情冷了下来。

  怎会如此?原来这些日子自己之所以欲念大增,都是因为被刻意算计,就连李香君大度的体谅,也是要让自己沉沦的布局。

  而将决定权交给自已,看似大胆,却是经过仔细评估的。

  若是答应,自然是皆大欢喜;不答应的话,已经有把柄在众人手上的宁雨昔,也不会再过问李香君和巴利的事,况且除非宁雨昔狠下心避而不见,否则还有更多后手等着她呢!

  消化完事实的宁雨昔,沉默片刻后又略带羞涩地问道:“那...那天...人家做春梦...也是你们...”

  巴利笑答:“那天你可享受的紧,便是后来同我们欢好时,都没有那么配合。”

  听到自己早被狎玩,宁雨昔害臊的紧,那日她以为是春梦,故将顾忌都抛开,恣意迎合着想像中的人物,谁知竟是在现实中完完全全发生的事,难怪那几日下边肿痛的很,还以为是自渎过度,暗自忏悔了一番。

  看着罪魁祸首得意洋洋的样子,宁雨昔有些怨气,却不自觉的为其开脱,毕竟按自己那时的性子,若是知道真相,必定会杀光这些人,然后就此隐居山林;日后所安排的局,固然是为了得到自己身子,却也是为了让自己心甘情愿享受淋漓尽致的性爱。

  原以为对不起林三和李香君的负罪感,在得到李香君谅解与同意时便少了一大半,另一半则是被汹涌的情欲爱海所掩盖,避孕之事则是被无法受孕的李香君说服,倘若日后真的怀了身子,便将孩子过给小俩口。

  本来还未帮老林家开枝散叶的宁雨昔是死不答应的,但是想到日前早不知被巴利内射了几回,若是真的怀了孕,也不好把孩子留在身边,倒不如成全小俩口;当然,宁雨昔是绝不会承认被男人滚烫的精液灌满的欢愉感,也是允诺的理由之一。

  宁雨昔轻叹一声,说道:“你们倒是好算计,早就和我师妹师侄好上了,既是如此,又何须把雨昔也拖下水。”

  巴利直言不讳的说道:“若不如此,日后你发现了我们苟且之事,要怎么选择?”

  宁雨昔一呆,要是自己发现师妹师侄跟他人通奸,肯定比现下的情况更难抉择,经由巴利的嘴一说,仿佛让自己同流合污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苦恼,只管享受便行。

  巴利饶有兴致的看着宁雨昔迷惘的模样,开口道:“要不我再给宁姐姐一个选择的机会,现在你要退出还来的及。”

  看着秦仙儿与安碧如身处极乐的姿态,宁雨昔觉得自己下身也有些发痒,事已至此,敏感的身躯早已给出答案,在林三回来之前,就这样的放纵吧,何况还有共犯,倒不必再如往日担忧东窗事发。

  已在男女交合的快感中迷了心智的宁雨昔,再对自己诚实了一回,虽是不发一语,玉手却抚上了男人隔着裤子的巨物,一切尽在不言中。

  巴利坏笑的在宁雨昔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还趁隙轻咬了宁雨昔的耳珠,就看着宁雨昔面带红晕的轻轻点了头,大笑的宣布道:“别玩了!我们的仙子姐姐打算重温旧梦呢!”

  正干的汗水淋漓的众人停下了动作,安碧如饶有兴致的看着宁雨昔,就连郝大的阳具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秦仙儿则是在黑屌离开菊穴后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毕竟憋了那么久,却只爽了一半,不免有些空虚。

  知道自己成为众人焦点,宁雨昔不由得低下头躲开审视的目光,男人色色的眼神就算了,可自己的师妹师侄都在,不由得有点胆怯,对比先前被撞见好事的模样,又是天壤之别。

  宁雨昔弱弱的问:“你该不会现在就要吧?”

  巴利笑答:“你说呢?”

  倒不是怕欢好时有人旁观,毕竟林三总喜欢和自己及师妹玩双飞,可现下是要在二女面前跟别的男人来个“三英战吕布”,依她的性格怎么能接受?略带哀求的看着巴利,只见那笑意中带着坚定,已经是铁了心。

  心知逃不过这一劫,而巴利既然坦白一切,日后少不了和安碧如及秦仙儿袒裎相见,求取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肉棒,既然如此,又何必矜持?

  “...你们可不准再玩什么双龙抢珠。”

  “不会,那是专门来处罚不听话的,雨昔姐那么乖又那么听话,我们怎么舍得?”

  巴利这话说的倒是真心,这双龙抢珠毕竟对女人的蜜穴很伤,饶是对武艺在身的诸女影响不大,却也要休养三五天才能回复原状,又对彼此的默契配合有要求,很是麻烦。

  听见二人的对话某个曾经很不乖的女人缩了缩身子,那种过于极端的感觉,把欲仙欲死四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她既惧怕又着迷,看了一头雾水的秦仙儿一眼,心道自己的好徒儿可是享受不到那种滋味了。

  宁雨昔总算又抬起头,不过入目便是两根刚从菊道出来的黑色巨屌,上面还带有一些黄色的残渣,让她微怒道:“你们还不快去洗干净,难道想就这样插进来吗?”

  俩个看似憨厚的黑人咧嘴一笑,随手拿着香皂便出去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林三,要不是他提前将香皂发明出来,诸女又怎会任他们走后路及为其吹箫?光是臭味就会使人望之却步、性欲大减,当初林三发现这个好处时还得意好一阵子,现在却是便宜这些姘夫。

  巴利也没闲着,招呼安碧如及秦仙儿帮宁雨昔来场前戏,二女知道宁雨昔已经洗过身体,毫不嫌脏的舔舐着菊穴和屄穴,而巴利则从后搂着宁雨昔,一双手逗弄着硬挺的小红豆,还不忘吮舐敏感的耳珠。

  当郝大二人回来,就看见宁雨昔的肌肤白里透红,微喘的呻吟着,细长的眉目饱含春意,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便是神仙也动心。

  郝大郝应也是猴急,分别把自己的肉棒放在宁雨昔的左右手,很快就在那柔软滑嫩之中振翅欲飞,而宁雨昔感觉到手中暴涨的灼热,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饥渴。

  “给我...”功成身退的安碧如和秦仙儿,早已退到一边的太师椅坐着,只是手里都多了一根角先生,用以缓解自己同样高涨的欲望。

  “啊!”

  宁雨昔的蜜穴在迎来郝大的巨屌后,原先已被逗弄至高潮边缘的娇躯一震,轻易的泄出了淫水,随后则被压趴在郝大身上,微绽的菊门正被巴利的龟头轻轻叩关着,虽还未完全插入,却已足以让宁雨昔发狂。

  残余的理智让她开口说道:“巴利你玩我后边,待会绝不能让我帮你口交。”巴利答应了,然而听在曾经历此种阵仗的二女耳中,却知道宁雨昔又入了圈套;毕竟此时回答的只有巴利一人,待会换个体位,便会是另一人走她的菊门,接着这人再去玩宁雨昔的小嘴,察觉中计已是不及,最后还是只能乖乖被玩弄。

  这种满足男人变态心理的作法,当然也曾勾起安碧如及秦仙儿的不满,虽说菊门在事前已经有了足够的清洁,然而多少还是有所抵触,感觉总是多了股臭味。

  安碧如在事后故意跟三人接吻,将口中残余的液体度过去,让这些乱搞的家伙也尝尝苦头,秦仙儿当然是有样学样,一用出武功,在自己身上驰骋的大坏蛋,转眼间就变成待宰的羔羊。

  这招果然有效,日后他们果真照规矩来,让二女各自松了一口气。

  “啊...讨厌...就是这种感觉...呜...雨昔...雨昔又来了...”

  终于被男人同插二穴,宁雨昔极端的兴奋,仿佛又回到那个恣意纵情的春梦之中,虽因少了淫药助兴,比之当日的快感有所不如,但经多次性交开发过后,敏感的娇躯早已主动做出反应。

  而眼前握着的郝应的巨屌,就像在告知宁雨昔此时的二穴被多么庞然的巨物入侵,让她既羞愧又着迷。

  在郝应的眼神的示意下,宁雨昔张开檀口,轻轻的将龟头含了进去。

  ‘啊!真是羞死人了!’完成三龙一凰的壮举,在男人毫不留情的冲锋下,宁雨昔舒爽之余又略带羞愧,肉体传来的充实与满足感,是单单一个林三所没办法给予的,虽然她依旧喜欢着小贼,不过却无法抵挡欲望的本能,被男人肏干的浪水直流,被巨屌堵住的嘴也发出了呜呜的呻吟。

  安碧如和秦仙儿艳羡的看着尽情享受的宁雨昔,前者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徒儿推倒,虚凰假凤的玩了起来。

  啪嗒啪嗒的肉体撞击声带出粗重的呼吸和欢愉的淫叫,混合成最自然的天籁之音,让众人更加的投入。

  以一敌三的宁雨昔早已不知被摆过多少姿势,原先进攻其口腔的郝应,则是配合着诸人的体位打了游击,连宁雨昔的玉足也没放过,而空出口的宁雨昔则是胡乱的淫叫着,被高潮的快感冲击的失去语言的能力。

  “仙子姐姐的蜜洞真会夹,爽死我了。”

  “别忘了她的菊穴啊,又热又紧窄。”

  “姐姐的玉足和小嘴也不错,滑嫩的很。”

  听到男人这般评价她的身体,顾虑到安秦二女还在一旁,终究抹不开面子迎合,只是在心中暗叫:‘你们的大棒子也干的雨昔好舒服,又要飞了!’在一波高频率的抽插之下,郝大和巴利终于闷哼一声,各自将精华灌入了宁雨昔的蜜穴和菊门。

  感受着体内的滚滚热流,宁雨昔的眼角不知何时留下欢愉的眼泪,然而在二人离开她的身体时,一旁打着擦边球的郝应早已急不可耐的分开她的大腿,对着仍缓缓排出精液的蜜穴插了进去,大开大阖的带出新一阵的狂风暴雨,让宁雨昔直欲疯狂。

  当郝应满足的自蜜穴里爆出精液,宁雨昔已是浑身乏力,毕竟在众人到来之前,早已与郝大对阵数场,又经历这场大阵仗,此时只想好好休息。

  然而闭上眼的她很快就察觉到有人用手指对着自己的两个穴抠挖着,睁眼一看,便是和她纠缠半生的安碧如还有“姐妹”师侄秦仙儿,这才想起自己的丑态被看的一清二楚,高潮后稍退的红晕又染上了脸颊。

  “师姐你可真够淫荡的,都被男人的精液射满了。”

  “我还没找你算帐呢!竟然把我瞒在鼓里,害我那天被人家强奸了。”

  “喀喀!不是很过瘾吗?我看现下师姐也挺享受的。”

  “贫嘴!”

  看着两人互相斗嘴,秦仙儿失笑道:“这下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雨昔师叔,这段时间可就多多指教了。”

  秦仙儿意有所指的话,不只代表诸女要共进退的意味,更带有争锋的味道,随着巴利他们拐到的女人越多,彼此能分润的雨露自然就少了,先前被养大胃口的诸女,必要在林三回来之前,争取多一次的欢愉。

  至于李香君这个正主,则是有意无意地被遗忘了。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358 次观看   2021-10-05 03:09:04
都市激情
1070 次观看   2021-10-05 03:09:05
都市激情
447 次观看   2021-10-07 01:46:16
都市激情
312 次观看   2021-10-07 16:17:07
都市激情
339 次观看   2021-10-07 16:17:08
都市激情
555 次观看   2021-10-21 00:28:12
都市激情
294 次观看   2021-10-23 00:35:39
都市激情
384 次观看   2021-10-26 01:31:34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576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99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799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37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4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4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9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46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576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99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799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37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4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40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9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46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酷酷电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g5g44.com icp123